电竞平台

  • <source id="cyag4"></source>
  • 你好,今天是:
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老年知音 > 人物風采 >

    掃一掃,加入廣西老干部工作微信

    站內導航
    社區導航
    廣西老干部工作網
    投稿郵箱:gxlgxx@126.com

    人物風采

    三十年前的北京之行

     發表時間:2019-10-31 17:49:07  來源:●藍炯標

        在時間隧道里直行,青春恍惚間就褪盡了芳華。光陰無情,不經意間,從領導崗位退下就近20年。誰曾料想去年金秋十月的大化之行,記憶的閘門又被打開,往事歷歷,禁不住提起早就擱在書架上的筆,記下早年那次難忘的京都之行。
        我已年近80歲。去年10月,時逢大化瑤族自治縣成立30周年大慶,作為大化縣的籌建者和創業者之一,我沒有理由推辭大化縣委、縣人民政府的盛情邀請,于是拖著病體欣然赴會。從邕城出發,再沒走高峰坳那蜿蜒曲折的四級瀝青公路了。行駛在高速路上,峰叢攜著一山山的絢麗秋色一閃而過,路邊三角梅正當盛開。姹紫嫣紅一路簇擁著,一個多鐘頭就到了大化。記憶中曾是那么遙遠而生畏的路,平順快捷得讓我想象不到。到了大化,我住進一個叫做瑤鄉閣的賓館。辦好賓館入住手續,夜幕悄悄降臨。飯后,我在賓館前的小花園里漫步,只見身旁的紅河大道車流不息,人來人往,這條建縣之初的鄉村公路,已變成40米寬的大道伸向遙遠的天際。再看賓館前的紅水河兩旁,高樓鱗似櫛比,新建的兩岸風雨長廊,簇擁著幾座雄偉的觀景棱閣,在流光溢彩的映照下,顯得十分別致而輝煌壯麗。遠處,歡慶的禮炮,與城市的燈火互相輝映。燈火爛漫中,在為大化翻天覆地的變化感到欣喜的同時,建縣之初篳路藍縷、創業艱難的歷程不禁在心間浮起,而我在關鍵時刻,帶領大化縣有關領導到北京向時任中央政治局委員、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韋國清同志匯報,爭取國家有關部門支持新縣建設的情景躍然腦海。
        1988年,幅員遼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上,新添了一個年輕的縣份——大化瑤族自治縣。國務院之所以同意成立大化縣,原因主要有三方面。一是上世紀70年代始,為了變水害為水利,給經濟建設提供能源,國家決定在紅水河上建設10個梯級電站。大化境內建起大化、巖灘兩座大型水電站后,大壩截流,水泛成湖,形成了兩大電站庫區,成立新縣有利于對庫區集中管理,領導庫區人民重建家園,發展經濟。二是大化聚居大量的瑤族民眾,成立自治縣,利于貫徹國家民族政策,利于發展民族經濟。三是大化是革命老區、大石山區、貧困地區“三區”一體,成立自治縣,有利于國家因應施策,加大扶持力度,促進經濟發展。
        大化瑤族自治縣成立時,根據組織需要,我調到大化任首任縣委書記、縣長。上世紀80年代,我國改革開放不久,國家也處在爬坡過坎階段。新縣建設,自洽區能夠給予的支持有限。大化縣城選址在大化電站所在地的大化鄉,縣城住戶不過一千,只一條街的鄉村小鎮;干部職工租住在民房,沒有辦公場所,沒有醫院和學校……一切從零做起,百業待舉,百廢待興。新縣班子成立后,我們向自治區黨委、政府請示,自治區支持我們到中央匯報新縣建設情況,爭取國家有關部門的支持。
        1989年,春暖花開時,我率時任大化縣縣長助理韋小明、財政局長梁萬耀等,坐上北去的列車,經一天兩夜顛簸趕到北京。首都的長城、故宮、天安門,從小崇仰的歷史圣地就在我們身邊,但我們卻沒有時間去參觀、去欣賞,大家忙著與國家有關部門聯系,遞報告、作匯報。4月8日是我永生難忘的一天,當天接到電話,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、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韋國清同志決定接見我們,聽取我們的匯報。電話過后不久,韋國清的一個姓盧的秘書就坐他的專車到廣西駐京辦事處接上我們。第一次要面見首長,我既興奮,又有點緊張,一路也沒心思欣賞首都風景。車在路上七拐八彎,不久就到韋國清同志的住處兼辦公的地方,韋國清和他的夫人在門口迎接我們。當我激動地握上韋國清同志溫暖的手時,這位從東蘭走出來的人民解放軍上將,熱情地說:“家鄉的瑤老庚(老朋友)到了,歡迎,歡迎………”一句“瑤老庚”,多么親切的話語呀!我來時的緊張,一下子飛到九霄云外。
        在二樓他的辦公室,韋國清認真聽取我的匯報。從紅七軍中走過來的他,聽了一段基本情況匯報后,親切地說:“大化一些地方我到過,乙圩鄉是大革命時期紅七軍 21師師部所在地;七百弄鄉、板蘭鄉與我老家相近,都是瑤、壯少數民族聚居地;現在許多鄉鎮又是兩大電站淹沒區,這幾個‘區’,加上新建縣,你們縣委、縣政府任務特別艱巨,既要解決群眾溫飽問題,又要解決機關職工的住房和發工資問題。你們要繼承革命老區的光榮傳統,發揚少數民族吃苦耐勞的精神,在黨的堅強領導下,一定能夠戰勝各種困難。當然,你們的困難,上級機關也會給你們支持和幫助!”在即將結束匯報時,他還說:“縣里送給國家幾個部門的報告,我已看過,準備送國務院辦公廳,再與有關部門研究幫助解決新建縣的一些困難。”
        韋國清副委員長的一席話,使我們感到十分溫暖,增強了克服困難,做好工作的信心。
        韋國清同志年歲已大,身體不是很好。按照其辦公室安排,他只能聽取我們30分鐘的匯報。讓我們十分感動的是,韋國清同志不顧疲勞,與我們邊敘邊議,似乎忘記了時間。他還饒有興趣地拿起放大鏡仔細察看我帶去的大化縣地圖。30分鐘的安排卻用去整整兩個鐘頭。匯報結束,我們準備告辭時,飯點已到,韋國清和其夫人許其倩熱情地邀請我們在他家就餐。見到我們有些拘謹,韋國清笑著說:“美不美北京水,親不親故鄉人,大家熱熱鬧鬧一起吃一頓便飯吧!”讓我銘記一生的那餐飯,是兩葷兩素一湯的家常菜,革命老前輩艱苦樸素的生活,至今讓我感念不已。
        我們從北京回來不久,自治區人民政府收到了國務院的公函,從中央到自治區都加大了對新縣建設支持的力度。這之后,機關建設經費逐年提高,扶貧經費、庫區移民后期補助經費、財政補貼等等也連年提高,大化新縣建設終于度過最為艱難的時期,逐步走上了發展的快車道。
        如今30年過去了,大化已經不再是當年的大化,我也不再是當年的我,感概也好,留連也罷,光陰是永遠不會回頭的,發展永遠是向前的,變化一直都是日新月異的。然而與大化共同走過的那些點點滴滴,尤其是那段京都之旅,至今依然銘記在心,清晰如昨。
        (作者曾任河池地區行署副專員、政協工委主任)
     

    上一篇:紅棉樹下的舊居

    下一篇:最后一頁

    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委員會老干部局版權所有. 

   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或建立鏡像。如有違反,追究法律責任

    網站制作:桂商科技   網站備案號:桂ICP12006475號

    电竞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