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竞平台

  • <source id="cyag4"></source>
  • 你好,今天是:
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老年知音 > 詩書文苑 >

    掃一掃,加入廣西老干部工作微信

    站內導航
    社區導航
    廣西老干部工作網
    投稿郵箱:gxlgxx@126.com

    詩書文苑

    母親樸素的愿望

     發表時間:2019-08-30 17:29:06  來源:楊麗琴


        我小時候,父親在鄉里工作。我們一家五口人,只有母親一個勞力,那時,每年我家都是村子里超支最多的一戶。但盡管如此,母親也從不讓我們分擔一點。斗大字不識半升的母親,雖然說不出高深的大道理,但她也是一個有愿望的人。
        母親常常會在農忙的空隙,將屋前屋后,村子周圍的田田埂埂上的草,都鋤得光光凈凈的,再曬干,整整齊齊地碼在谷場邊,作為冬季豬草備用。
        村里的女孩子們,經常結伴出去打豬草。一天傍晚時分,我挑著沉沉的一擔豬草,興致勃勃地到了家。我想:母親肯定會高興地摟過我,夸我能干。豈料,我還沒有進屋,就聽到母親盤問弟弟:“姐姐干什么去了?天快黑了也不回家”。我一聽聲音,就知道母親生氣了,一時間,不敢進門。
        母親出門準備去找我,見到呆立在門前的我,一把拉進門里,斥責道:“田里有毒蛇,草枝容易戳傷手,正是長身體時。不該挑這么重的擔子。”
        我讀高中時,一個人離家去縣城讀書。母親挑著行李,將我送到學校。臨別時,千囑咐萬叮嚀,一個人在外,如何照顧自己,要聽從老師的教導。需要什么就打村長家的電話,并將一張記著電話號碼的小紙片,塞進我的行李包里。
        村里實行了家庭聯產承包經營責任制,我家的田里,每天晃動著母親孤單的身影。大忙季節,母親迎著月色出門,披著月光回家。放暑假時,我戴上草帽,捊起褲腳,想幫母親插秧。母親卻怎么也不讓我下田,說我慢手慢腳,插得一趟兩趟的,經不住她手里稍微帶快一點。趕緊回家學習,有一個好成績,將來考上大學。
        母親一直偏執地認為:她這樣受苦受累,都是不識字造成的。她希望自己的女兒,以后做一個有出息、有文化的人。
        上大學了,那時,我是村子里唯一的女大學生。那段時期,母親常常會抑制不住地在人前夸我,學習如何的用功,如何的爭氣長了臉,以后,還要在城里工作,再也不會像她那樣,一生在土里苦巴累了。
        放假回家,母親看到消瘦的我,便心疼地問長問短:生了病了?生活費不夠用?我滿心歡喜地從包里拿出裙子,穿在身上,迫不急待地想在母親面前,展示一番。母親伸手摸了摸裙子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一臉內疚地責怪自己疏忽:都大學生了,是該穿得漂亮一些。而她自己穿的,都是集鎮上大甩賣的便宜貨。
        我結婚后,在城里安了家,母親卻更加的忙碌起來。冬天,裝香腸,做蘿卜干,腌臘肉,過年用的蛋餃,元宵節的糯米面粉,母親都多準備了一份。特別是夏天,母親的菜園里,種滿了豆角,茄子,扁豆,南瓜......每次回家,都要摘上一大袋子,讓我帶回城里。她還將吃不了的豆角、扁豆之類煮熟,南瓜切成薄片,曬成干品。我讓母親別再忙活,這些物品城里也都能買得到,母親卻說,城里賣的哪有如她親手做的,反正她自己也要吃,只是多做一些。要我好好地干工作,這些小事就讓她來做就可以了。
        母親的愿望雖然一直在改變。但是,唯一不變的是:母親對兒女的那份舔犢之愛,還有永遠無法割舍的牽掛。

    上一篇:走在邕江邊上

    下一篇:水 滴

    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委員會老干部局版權所有. 

   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或建立鏡像。如有違反,追究法律責任

    網站制作:桂商科技   網站備案號:桂ICP12006475號

    电竞平台